管理登录|内部网OA登录 |岭南医院|粤东医院 |English Version
您现在的位置: 医院新闻 > 媒体看三院 > 内容正文

【健康报】“七零尾巴”美女院长的喀什援疆之旅

文章来源: 浏览数:143 次 发布时间:2019/01/23                      

本报讯(记者 夏莉涓 通讯员 安大勇)明明可以靠颜值,却非要拼实力!

       皮肤白皙,大眼睛清澈晶亮,随身旗袍勾勒出优雅身段,蝴蝶结珍珠耳环与旗袍的古典风相得益彰……这,一直都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院长、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喀地一院)美女院长张琪,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

“七零尾巴”美女院长的喀什援疆之旅

       如同《花样年华》中张曼玉一样,张琪的出场似乎总是伴随着不会重样的雅致旗袍。而永远温和恬淡的笑容,对亲近人叠字的儒软称呼,更是会瞬间消除与陌生人的距离感。

       就是这样一个温润如水的女子,在援疆9个月以来,以不可抵挡之势,撬动中山大学所有附属医院向喀地一院精准倾斜、促成中山大学非直属附属医院落成、在新疆率先引入人工智能技术辅助医疗诊断、发起筹建了广东医师协会援疆工作委员会……

       面对现有的诸多成果,张琪认为自己只是恰好处于这历史承接点,“之前的同事援友们做了诸多努力,不论换了谁在如今我的这个位置上,这些事情都能实现的。”

好医生带教标准:敢不敢让你的学生给你父母看病?

       1月20日12时张琪所乘的飞机在喀什落地,20分钟后,她已经收拾得当,出现在办公室。出差5天的结果,就是办公桌上一半的面积,已经被等待签批的文件铺满了。

“七零尾巴”美女院长的喀什援疆之旅

       逐一回复乘机时接入语音信箱的电话,她的手指则在另外一个电话上屏幕上不断敲击着——回复微信。

       脸上的笑容和声音里的温软,让电话那头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和善,敲门声响起,她条件反射地说,“您好,请进。”

       从小到大,张琪一直是同学朋友们眼中的“学霸”,6岁离开新疆,转学至湖南,学习成绩除了在转学初期出现过波动,此后“一旦上去了,就没再下来过。”

       一路成长,身后荣誉无数,张琪却从未彷徨,“身边优秀的人那么多,你怎么好意思不努力?”她坚持认为,所有成绩与荣誉的“霸气侧漏”,努力是根本。

       一如教学,她对自己学生的要求同样是,“你可以不聪明,但不能不努力,荒废光阴是应该愧疚的!”

       几乎没有人知道,张琪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妇产科医生,源头则是一本关于是我国著名妇产科专家林巧稚的书——《林巧稚传》,“当时就觉得每天都能迎接新生命是一件多么美好和神圣的事情。”

       可是毕业选科时,三个好友在一起,一个闺蜜选了妇产科,一个闺蜜选了整形外科,下手慢了的张琪,只能在剩下为数不多的科室里,选择了肝胆外科,“我特别喜欢那种无影灯下的圣洁。”

       张琪的博士生导师,是全国肝胆外科之父、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2011年度感动中国人物的院士吴孟超。

       “有一次吴老带着我们学生去查房,看到病人的拖鞋凌乱的甩在床前,他一边聊着病情,一边很自然地弯下腰,帮着病人把拖鞋摆好了。”这带给她很大的触动,“当时老师都八十多岁了,是国际知名的大专家。”张琪不知道老师是如何能够为患者做到这一步的,但这却成为她从医的路标。

       从实习医生到住院医生,从科主任到副院长,再到喀地一院的援疆院长,只要在国内,张琪的手机始终保持24小时开通,以随时知晓每位病人的病情变化,便于答疑解惑。

       专业上,她力求精益求精减轻患者的身体病痛,心理上,她更是给予患者及家属极大的鼓励和支持,常常同病人及家属一谈就是1个多小时……

“七零尾巴”美女院长的喀什援疆之旅

       在临床中,对自己、对学生、对医生的要求,张琪只有四个字——设身处地。

       而与同行切磋教研时,对于老师是否尽职尽责,她也只有一个标准——你敢不敢让你的学生给你父母看病?

圆新疆情结 中山大学年轻女博导赴喀援疆

       作为中山大学2006年“百人计划”引进人才,张琪在33岁的年纪晋升研究员,34岁成为博士生导师,成为当时中山大学医科最年轻的正高博导及学科带头人之一。可面对这份荣耀,她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不够聪明啦,所以只能更加努力。”

       除了任职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院长以外,张琪还兼任着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生物治疗中心主任、广东省肝脏疾病研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教育部基因工程疫苗研究中心副主任等在内的多个职务,同时承担着中山大学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的教学任务。

“七零尾巴”美女院长的喀什援疆之旅

       2018年4月,广东省委组织部今年从全省8位候选人中遴选出张琪,赴疆担任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和组团式援疆医疗队队长。

       尽管家中有年迈的父母和即将小升初的女儿,医院里有正在蓬勃发展的学术团队,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奔赴反恐维稳和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喀什,“其实,我出生在新疆北屯,阔别30多年再次回归,是也是圆了我的新疆情结。”

       赴疆后,张琪针对医院发展的短板,多次带队前往广东省科技厅、中山大学等多家单位对接工作,签署医院专科联盟,洽谈合作意向,为医院发展拓展渠道,争取机遇。

       “很多东西,眼见,更有震撼力。”她相信,给医生灌10遍耳音,不如让他们自己亲眼看到。

       同时,张琪组织医院各个部门,制定医院中长期发展规划、申报中山大学非直属附属医院以及国家博士后流动站等工作。

       作为援疆医疗队队长,张琪还带领援疆医疗队成员扎实落实“师带徒”、下乡义诊等传帮带工作,为医院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和活力,凡事均亲力亲为,迅速融入到新疆的整体氛围之中。

援疆9月显成效:“希望将我所学,惠及新疆每一位患者”

“七零尾巴”美女院长的喀什援疆之旅

       从4月至今,张琪到喀什的时间还未满一年,可在喀地一院党政办副主任张茜的记忆里,“已经完成了好几件大事。”

       “你知道吗,我们院长就像一根杠杆,撬动了中山大学各个附属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今年以来,广东专家的精准帮扶,成为让张茜最为津津乐道的事情。

       “以前,只要是专家,我们都热烈欢。”张茜笑的很坦然,可自从张琪院长来了后,也给援疆专家“设限”了,如临床经验是否丰富、是否契合喀什本地疾病的发展需求、医教研水平是否达到一定水平等,都需综合考虑。

       “我们现在也能挑专家了,而且不只是限于一家医院,而是举中山大学各大附属医院之全力,根据喀地一院的需求精准帮扶。”张茜一边说一边竖起了大拇指,“真牛!”

       于此同时,中山大学各附属医院的援疆方式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从原本单一的刚性援疆(以一年为周期的援疆),变成了以刚性援疆为基础,兼顾柔性援疆(以三个月为一轮援疆周期)及志愿者援疆(由专家自发组成的援疆团队,赴疆周期为3至7天。)

       不仅加大了中山大学各附属医院赴疆交流的频次,而交流的内容亦不再局限于医疗技术本身,更是进一步扩大到医疗教研、医院管理、医疗质量、医院运营等方方面面。

       从理念到临床,从管理到服务,医院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

       6月,喀地一院通过中山大学非直属附属医院的评审;

       7月,中山大学陈春声书记、罗俊校长率队亲临喀什,为喀地一院成为中山大学非直属附属医院正式挂牌;

       8月,张琪先后邀请国内外知名的人工智能(AI)专家浙江大学孔德兴教授、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张康教授来到喀什,将最先进的AI技术用于甲状腺结节和眼底疾病的诊断,来弥补基层医疗机构诊疗能力、诊断技术落后等难题。

       10月,成立援疆医师工作委员会,不仅成为驻地援疆专家的“娘家”,更与已经离开的专家们形成了“前援疆联盟”。

       11月,张琪结合自己的专业特长,开始着手筹建新疆首个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我本身是一名外科医生,并带队在广东进行细胞治疗的转化研究。”张琪说,作为这个领域的医生,她深深地知道细胞治疗这项新锐的技术所能给众多难治性疾病的患者带来的希望和生机,“希望我的所学,能够留在新疆,惠及新疆的每一位患者。”

“单刀直入+迂回兜底” 与书记配合推进医院发展

       对于从军医大学毕业的张琪来说,柔美的外表和果决的行事,在她身上形成一种奇妙的对立统一。

       “前两天,夸嚓, 我把我们一个科长给训哭了。”说话时,张琪有些不好意思,一直专注于科研、临床之间的她,在人情世故方面却像是个“小学生”,以大数据为基础的绩效考核、直来直去的结果分析,却不一定能适用于每一个人。

       咋办?她笑着说,“我有书记。”

       张琪口中的书记,是喀地一院党委书记邹小广,也是她推进临床评价、科研建设,大刀阔斧进行院内改革的坚实后盾。

       在一段时间里,各地曾频现“到底院长大还是书记大?”的争议,可是这种不和谐却从没在喀地一院出现过。张琪的单刀直入,邹小广的迂回兜底,在推动喀地一院不断前进中,均功不可没。

       张琪已经不记得这是邹小广第几次为自己善后了,她只记得在一次全院大会中,邹小广向全体员工抛出了这个问题后,回答道,“书记院长没有谁大谁小,只有党的事业最大,只有谁为医院建设、为患者服务的贡献最大!”

       张琪觉得自己特别幸运,从上学到从医再到如今的喀地一院,“谢谢他们,我人生中的亦师亦友。”

        就这样,张琪兼顾着粤喀两地医学、科研、教学等多方面的建设与发展,可她却依然游刃有余,仿佛一个魔术师,将一天24小时拆分后,再重新合理配置。

       “我们张院长是个女超人。”宣传科干事刘青不只一次感慨过,“如果让我像她一样,在一天里要处理那么多事情,我就直接崩溃了。”但随即她又眨着眼睛说,“这样又温柔又强大的‘女强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感觉真的是刷新了概念,原来‘女强人’还可以这样的。”

       在张琪的眼中,这个94年的女孩,身上也有一股让她佩服的韧劲。

       5月18日,张琪刚来新疆一个多月,当天23时,医院突然接到前往莎车县各乡村驻村义诊的指示——第二天需要派出200名医务工作者,当晚全部要通知到位。

       “青青、茜茜、还有党政办和人事科的年轻同事们一晚上没睡,逐个通知外派的医护人员,一直忙到凌晨6点,才把所有电话打完。”而更让张琪震惊到是,接到通知的200名职工,第二天上午参加完医院动员会后,即回家收拾行李,当天下午4点,全部出发。

“七零尾巴”美女院长的喀什援疆之旅

       “那可是一个月的下乡工作啊,可没有一个人抱怨。”张琪坦言,这种大局观和服从意识,在如今内地的医院已经很难见到了,“真的是很敬佩,也真的是需要我们好好学习的。”

       张琪的书桌上一直放着一本书,《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书里不仅夹了不少不同颜色的小书标,不少书页里还有着工整娟秀的字迹标注,“说实话,以前真的没怎么看懂,但如今慢慢懂了,大国治理真的需要大智慧。”

       张琪喜欢写日记,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对自己正面的激励,负面情绪的梳理,都在日记里完成。而在日记中,她最喜欢对自己的鞭策是,“不懈努力,持续成长!”


上一篇: 【家庭医生在线】小伙子每天... 下一篇: 【羊城晚报】糖尿病患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