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登录|内部网OA登录 |岭南医院|粤东医院 |English Version
您现在的位置: 岭南新闻 > 医疗信息 > 内容正文

关于我院急诊儿科限诊范围情况说明

文章来源: 浏览数:2275 次 发布时间:2015/12/17                      

        我院儿科医生紧缺与不断增长的患儿就医需求之间的矛盾长期存在,近期这种状况进一步加剧,并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为了保证医疗质量,保障患儿的生命安全,2015年12月我院急诊儿科先后作出了分时段开放和对危重症患儿开放等措施,确保对急危重症患儿的救治。同时,对非急重症患儿给予相应的就诊指引。

      我院对此措施给广大患儿就医造成的不便,再次深表歉意。同时,我院将积极协调调儿科医生配置,努力满足患儿医疗需求。此外,我院还呼吁全社会对儿科医生的工作给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创造良好的职业环境和氛围,使我们能够更好地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优质的服务。

      下面附上近期部分媒体的新闻报道:

                                                          

 

                                          【广州日报】儿科医生告急!

                                萝岗唯一三甲医院急诊暂停收治发热患儿

   

    由于儿科医生严重短缺,广州一家三甲医院从昨天凌晨起被迫暂停急诊儿科服务,仅收治危重症患儿。院方向记者表示,由于急诊儿科医生离职,人手不足,医院无计可施,只能暂停收治急诊普通病号,但休克、昏迷、急性喉炎等危重症患儿依旧可以正常接受急诊救治。
  近年来,我国多地爆发“儿科医生短缺”的危机,此前有医院被迫实施儿科“限诊”,而暂停急诊儿科服务尚属首例。《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显示,全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生,儿科医患配比严重不足。多位受访者表示,如不重视这一问题,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儿科医生短缺的局面将更为糟糕。
  急诊曾连续两天限定时段就诊
  根据家长在网上晒出的医院告示图片,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萝岗中心医院)的这场“急诊儿科危机”已持续数日。12月9日,医院曾贴出此告示,对儿科急诊采取分时段限定出诊。其中,12月10日下午和11日上午和晚上,均无急诊儿科人手可坐诊。上周五,院方再次贴出告示称,“从12月14日凌晨起,急诊儿科暂停服务(危重症除外)。”“萝岗只有这么一家三甲医院,现在把急诊关了,孩子还发着高烧,叫我们怎么办?”家长罗女士非常担心。
  该院长期招不到足够儿科医生
  由于萝岗地区优质医疗资源缺乏,家长带孩子扎堆到中山三院岭南医院就医。该院自2011年运营以来,最大的压力来自儿科。仅急诊儿科日均接诊200~300人,往往就诊高峰集中在上半夜,患者等候时间较长。然而,该院长期招不到足够的儿科医生,人手缺口达两成。儿科团队长期处于高负荷运转状态,仅能勉强满足病人的基本就诊需求。
  “我们原来有5名急诊儿科医生,分成两班,24小时出诊。最近有医生离职,人手马上捉襟见肘。医生们带病上班,压力非常大。”中山三院岭南医院医疗管理办单主任表示,目前医院正在积极想办法,从其他岗位调配医务人员来支援急诊儿科,在此期间,暂停收治不属于危重症的发热患儿。
  儿科医生流失严重
  近年来,在综合医院里,儿科医生人手不足早已成为常态。在越秀区一家以治疗儿科血液病闻名的老牌三甲医院,儿科主任曾向记者表示,按照国家卫计委的要求,三甲医院儿科普通病房床位和医生配置比例应达到1:0.6,而该院儿科一年门急诊量有23.8万人次,两个院区的儿科执业医师加起来却只有48人。
  在医院各科室中,儿科急诊医生被公认为“压力最大”。有儿科医生甚至一听说第二天要去急诊上班,头一晚焦虑得整夜睡不着。孩子得病,全家忧心,尤其是年轻家长很容易对医务人员发火。据单主任介绍,今年8月份,有家长嫌候诊时间过长,对急诊儿科医生拳打脚踢,令医务人员寒心。在这种情况下,儿科医生流失率持续走高。记者任珊珊 通讯员张明卓、江澜

    -----------------------------------------------

 

                    【信息时报】病童多医护少 广州一三甲医院急诊儿科限诊

     

       “两名当值的儿科急诊医生,有时一天要看两三百个患儿,长期处于超负荷运作。目前医院只是暂时限制非急重症的急诊需求。

 

    由于儿科医生严重短缺,广州三甲医院中山三院岭南医院从14日凌晨起被迫限制急诊儿科服务,仅收治危重症患儿,成为首个因缺儿科医生而限制急诊儿科的医院。昨日,记者回访该医院发现,急诊区已无患儿但门诊号紧张,医院表示,无计可施,只能限制收治急诊普通病号,但休克、昏迷、急性喉炎等危重症患儿依旧可以正常接受急诊救治。

    记者调查发现,儿科医生的日益短缺是不少医院面临的严峻现实,高负荷、低待遇等原因让不少医院儿科医生离职率高居不下,对此,广州市妇儿中心相关负责人呼吁,面对现状,应恢复儿科医生定向培养,提高待遇吸引人才。

    【事件调查】家长不知急诊儿科被限制挂号

    位于萝岗的中山三院岭南医院是原萝岗区辖内唯一三甲医院,近年来周边居民增多,新生小孩也不少,儿科成了医院最热门的科室之一。针对目前儿科人手紧缺的情况,中山三院岭南医院医疗管理办公室主任单玉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医院的确存在儿科医生不足、超负荷工作、没医生顶替等现象,上周已经就限制儿科急诊的情况对外公布。

    记者昨日走访该院也看到,自从急诊儿科被限制后,医院急诊科候诊区只有寥寥数人候诊。昨日上午,有家长见到儿科急诊被限制挂号后,也主动到儿科门诊室询问,“我的孙子只是喉咙有点不舒服,但门诊号没有了,急诊也挂不上,只能挂个明天的号。”据了解,中山三院岭南医院的儿科门诊号日常也比较紧张,急诊儿科被限制后,有部分家长“转战”门诊,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门诊的压力。

    “医院的做法主要是出于限制非急症患者看急诊的情况,合理分配医疗资源。”单玉涛说道,“两名当值的儿科急诊医生,有时一天要看两三百个患儿,长期处于超负荷运作。目前医院只是暂时限制非急重症的急诊需求,如果患儿出现呼吸困难、严重过敏、食物中毒、喉咙梗阻等急症,医院仍一如既往尽快给予患儿医治。”

    【医院现状】“儿科荒”主要“荒”在哪里?

    现状1 难留人

    为什么儿科人手会如此紧缺?中山三院岭南医院昨日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数据显示,在该院的儿科刚开始运作时,仅2012年全年儿科门急诊量就已达5.1万人次。急诊儿科实行全面无限制挂号,使得急诊儿科的就诊量显著增加,2013年和2014年该数字分别达到5.8万和6.3万人次,今年前10个月则达到5.9万人次。儿科急诊量较多时,甚至一天就有约300人次。

    那么,既然人手不足,再招聘更多医生是否能解决这一矛盾?针对这一问题,该院昨日也向记者表达了自身的苦处。长期高压、高强度、超负荷急诊儿科工作使儿科医生身心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为此医院甚至在招聘、进人指标和奖金绩效这些层面给予一定倾斜,但结果却是儿科医生的入职人数仍然无法赶上流失人数。据悉,该院儿科2011年开科以来,先后入职了8名住院医师,然而目前已有4人因个人原因离职,在职住院医生仅剩4人。“医生圈内流传着‘儿科荒’、儿科医生不吃香之类的说法,很多医科学生也不愿意毕业后成为儿科医生。”单玉涛告诉记者。

    现状2 难招人

    和中山三院岭南医院一样,儿科医生短缺是不少医院面临的难题。作为华南地区最大的儿童医院,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每年也仍面临50名左右的医护人员流失,而其中大部分是儿科医生。

    昨日,广州市妇儿中心医务部主任孙新向记者表示,“离职的儿科医生以年轻医生为主,而且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在医院工作五六年的医生。这些医生经过医院的正规化培训,已经成为临床的主力,他们走后给科室带来很大的影响。虽然不会造成缺人停诊的情况,但是全院800名医生面临全年360余万人次的门诊量,还是压力很大,只能一边培养新人一边继续招人。”

    而儿科医生不仅流失率高,也很难招人。孙新透露,该医院近几年都完不成儿科医生的招聘计划,而且情况逐年严重,有时甚至只完成原计划的50%~60%,“前年计划招25个硕士生,可实际报名的只有22个,连报名都没报满,何谈选择?现在招聘都是院长书记亲自带队去招人,希望能多招一些儿科医生。”

    【关注焦点】离职医生去哪儿了?

    曾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儿内科当了10年主治医师的欧茜刚刚离职,计划创业开一家诊所。提起自己离职的原因,她表示,自己离职出于个人原因,但确实有不少同事离开医院是因为工作强度大、待遇不如意,“公立医院工作量大,确实有很大限制,难以施展自己的想法。身边和我一样离开的同事多数是在三四十岁,有人去了药企、有人转行下海,也有人去了别的轻松一点的医院。”

    欧茜表示,“目前儿科资源短缺是一个长期的事实,虽然现在是最难的时候,有精力坚持的人还是应该继续留在儿科,供求矛盾激化也会带来好的方面,社会对儿科给予更多关注,可能将来就会发挥更多价值,儿科医生也能变成宝。”

    【专家建议】恢复对儿科医生定向培养

    为何儿科难留住人也难进来人?昨日,南方医科大学就业指导中心主任刘海峰向记者表示,儿科医生培养成本高,时间也较其他专业的更长,“一般的医学专业,本科5年、硕士3年后可以实习工作,但儿科患者因体重和年龄的关系,病情变化较快,这就要求儿科医生需要具备更广的知识面,因此培养一个儿科医生的周期是11年至13年。”此外,儿科是“哑科”,医生和孩子交流不如大人顺畅,发生医疗纠纷几率比其他科室高。

    广州市妇儿中心医务部主任孙新向记者表示,为解决目前儿科医生短缺的情况,呼吁恢复对儿科医生的定向培养,“1999年教育部对《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调整,取消了儿科学专业,事实上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希望学校能多开设儿科专业,恢复对儿科医生的定向培养,制定科学的培训规划,从人才后备上解决这类问题。”他同时建议,应提高对儿科医生的待遇,让更多人意识到儿科的价值,对儿科医生更多理解。撰文 记者 钟键挺 郭苏莹 摄影 记者 康健)

     -------------------------------------------------------------------------------

 

 

               新快报】儿科医生现在就这么缺 全面二孩后问题怎么解决?

              广州萝岗唯一三甲医院急诊儿科暂停收治普通患儿引出现实问题

   

    “萝岗只有这么一家三甲医院,现在把急诊关了,晚上孩子发个急病,叫我们怎么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下称“中山三院岭南医院”)日前发出通知,从12月14日凌晨起暂停急诊儿科服务,仅收治危重症患儿,通知一出立即引发各方关注。院方昨日向新快报记者表示,由于近期急诊儿科医生离职,人手不足,医院无计可施,只能暂停收治急诊普通病号,但休克、昏迷、急性喉炎等危重症患儿依旧可以正常接受急诊救治。
    近年来,“儿科医生短缺“的危机一直困扰大小医院,此前也有医院被迫实施儿科“限诊”,而暂停急诊儿科普通服务尚属首例。人们也在担忧,儿科医生人数锐减的瓶颈会不会更快出现,类似的告示会不会一张接着一张在各地医院悄悄浮现?采访中,医院管理专家、家长均呼吁有关部门尽快解决儿科医生紧缺的现状。
    中山三院岭南医院回应新快报采访时还表示,就医院“限诊”、“停诊”等措施给广大患儿就医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同时,医院将积极协调儿科医生配置,努力满足患儿的医疗需求,并呼吁社会对儿科医生的工作给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采写:新快报记者 黎秋玲 通讯员 张明卓 江 澜 ■摄影:新快报记者 孙 毅
    窘况 急诊停收普通患儿之前已实施过限诊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来到中山三院岭南医院,在门诊大楼挂号大厅一侧,见到了在家长圈、网上广为转发的“停诊”告示。告示称,“从12月14日凌晨起,急诊儿科接诊范围为危重症患儿。”
    记者了解到,中山三院岭南医院这场“急诊儿科危机”已持续数日。12月9日,医院先是贴出告示,对儿科急诊采取分时段限定出诊。其中,12月10日下午和11日上午和晚上,均无急诊儿科医生可坐诊。12月11日,院方再次贴出告示称,“从12月14日凌晨起,急诊儿科接诊范围为危重症患儿。”
    “儿科急诊并非全部停诊。极危重症,危及到性命的,我们肯定是义无反顾会抢救的。”中山三院岭南医院医疗管理办主任单玉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12月以来,急诊儿科先后作出了分时段开放和对危重症患儿开放等措施,确保对急危重症患儿的救治。同时,对非急重症患儿给予相应的就诊指引。
    记者获悉,中山三院岭南医院是萝岗唯一一家三甲医院。该院自2011年9月8日运营以来,门诊量持续增长,2012年全年儿科门诊量5.1万人次,已经达到满负荷运行状态。同时,由于急诊儿科实行全面无限制挂号原则,大量普通患者涌入急诊儿科,就诊量显著增加,其中2013年全年儿科急诊量达到近5.8万人次,2014年儿科急诊总量突破6.3万人次。2015年儿科急诊量进一步增加,每日急诊量200-300人次,截至10月份已经达到5.9万人次,较2014年同期又增长了12%。
    据介绍,中山三院岭南医院儿科2011年开科以来先后入职了8名医师,然而目前已有4人因个人原因离职,“今年就已有2名医生流失,还有一名正酝酿辞职。我们原来有5名急诊儿科医生,分成两班,24小时出诊。人手勉强够用,但近期有医生离职,人手马上捉襟见肘。医生们带病上班,压力非常大。儿科医生一天接诊超100人,长期这样超负荷工作。”单玉涛表示。
    难处 儿科效益差成“烫手山芋” 有综合医院巴不得取消儿科
    “取消急诊普通挂号,但并非拒绝抢救危重患者,这种做法有欠妥当,但也是可以理解的。”昨日,广州另一间综合医院管理者如是表示。据他介绍,目前广州市不少医院接诊急诊患者时,都会设比较高的门槛,比如患儿发烧得要超过一定度数才接诊等,又如普通疾病,并非“急症”时,将会等待很长时间。
    “综合医院如果不开儿科急诊或儿科夜诊,将会给儿童专科医院带来更大的压力。”昨日,广州市儿童专科医院急诊科董医生还告诉记者,相对于综合医院,专科医院儿科医生、儿科急诊面临更大的压力和挑战,“但我们又很理解他们的苦衷,专科医院儿科急诊都好难做,更别说综合医院的了。我们这里,要是有儿科医生辞职,特别是有经验的医生不干了,真是会鸡飞狗跳,忙翻天。”董医生说。
    在董医生看来,儿科医生极其短缺、限定儿科急诊接收范围等背后,是儿科在综合医院不受重视、日渐萎缩的一个表现,儿科医生的缺乏,深层次原因也是儿科人员投入大,但产出少,医院需亏钱运营。他说:“现在基本上综合医院都不将儿科放在眼里,儿科在综合医院里,既无地位,又无‘钱’途。”据其介绍,综合性医院儿科萎缩的现象在广州一直都存在,取消儿科急诊接收范围的有之,缩减儿科病床的有之甚至有的直接取消儿科病房;要不是国家规定三甲医院必须设儿科,许多医院巴不得撤销儿科。
    应对 加大培养力度 提高儿科医生待遇
    “全面二孩”实施后,将会有更多的孩子出生,儿科医生现在就这么短缺,未来怎么办?这是有关部门必须面对的问题。
    针对儿科医生短缺的现状,国家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不久前关于“降低急诊和儿科医生执业门槛”的消息就在网络上热传,广州市卫计委也正式转发了相关文件。文件内容显示:如果你执考分数线过了全国分数线,那么恭喜你,正常去选专业即可;如果你执考没过,那么参加儿科及院前急救专业的加分考试,这样可以给执考加分,加分后通过者就必须注册儿科或院前急救专业了。相关部门希望通过这一变革,加大人才培养力度,改变儿科和急诊招聘困难的现状。
    不过,有业内医生还提出,降分录取措施不敢苟同,提高儿科、急诊医生的待遇才是正路。一名从事儿科急诊30多年的崔医生告诉记者说,“今年去新加坡考察,发现儿科急诊医生的一般挂号费,是普通号源的五六倍。目前,广州夜间急诊儿科医生的挂号费也只是7元钱,非常低廉,而北京、上海正在实施急诊挂号费是平诊费的N倍价钱,这样市民既负担得起,也一定程度上尊重了急诊医生的劳动价值。”
    对话 儿科医生待遇低压力大
    中山三院岭南医院医疗管理办单玉涛主任——
    新快报:医院采取“限诊”等措施的原因是什么?
    单玉涛:原因是多方面的。当然,主要是儿科医生短缺。这是问题根本问题所在。目前全国儿科医生不足,儿科医生不好当,儿医待遇不高但儿童疾病的特殊性使儿医面临的工作压力、医疗风险非常大。
    新快报:目前4名儿科急诊医生怎么排班?
    单玉涛:现在一人一天24小时。其他3人有的要休息(又有一名正准备辞职),有的还要承担“120”的出车抢救工作。
    新快报:1人连续上24小时时间是否过长?
    单玉涛:但没人可用了呀,目前“限诊”的目的就是保证他们有适当的休息,能够满足极危重症患者的就诊需求。
    新快报:儿科医生短缺不是一两天的问题了,此前没有一些应急措施吗?医院管理是否有疏忽?
    单玉涛:医院在政策支持层面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包括在人员招聘、进人指标和奖金绩效方面都给予了一定的倾斜,但是儿科医生的入职人数仍然无法赶上流失人数。儿科医生还有培养周期,目前人手跟不上,只能采取“限诊”。
    新快报:倾斜幅度有多大,医院儿科医生大部分是住院医师,他们的待遇大概在什么层次?
    单玉涛:这是财务的问题,我这里暂没办法举例子。但我们都会给予额外补贴,绩效考核已经有一些倾斜,不会低于平均水平。单纯靠提高待遇,要提高到什么程度才能留住一个儿科医生,将奖金提高到两万元一月?但辞职的儿科医生跟我说,“你给我加钱我也不干。”儿科医生流失、短缺,不是单纯钱的问题,我们能给的,医院肯定会全方位支持。
    新快报:你们这里是萝岗唯一一家三甲医院,因为社区医院晚上也不开诊,患儿看病就得舍近求远,跑到天河区等更远的医院看病,很麻烦。
    单玉涛:极危重症,危及到性命的,我们肯定是义无反顾会抢救的。
    新快报:接下来医院将采取什么措施恢复全面接诊?
    单玉涛:正在加大力度招聘,把愿意从事儿科的人才吸引过来、留住。我们当然希望招的越多越好。短期内还要进行院内调整,尽快恢复儿科急诊,满足普通病人的需求,恢复到之前的服务。也希望市民尊重儿科医生的价值。


上一篇: 我院成功获国家首批干细胞临... 下一篇: 献血助人我先来,羊年暖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