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登录|内部网OA登录 |岭南医院|粤东医院
中山三院
您现在的位置:科室首页 > 各界追悼 > 内容正文

曾益新怀念恩师彭文伟教授

来源: 点击数:192 次 发布时间:2016/03/11 字号:放大 缩小 分享到

    怀念恩师彭文伟教授

    得到彭教授仙逝的消息的时候,我正在从北京前往深圳出差的路途中。同事们见我神色不对,问清缘由便赶紧改变行程,第二天从深圳赶到广州,直奔彭教授家中。我特别担心的是师母侯教授。值得宽慰的是师母虽然行动比较迟缓,但思维很清晰和理性,能把控好自己的情绪,实在是不容易。接近十年的时间,彭教授生活逐渐不能自理,完全依赖着师母的操持,似乎是回到了婴儿的时代。每次去看望他,由于三院、综合科和护工们的精心照料,仪容总是很整洁,并常常露出孩童般灿烂的笑容,内心既有辛酸也有些许欣慰。

    我得以师从彭教授,很有些偶然的因素。85年从衡阳医学院大学毕业考研究生时,自认为准备很充分,便给自己留了些选择,第一是要考临床专业、但又不能有工作两年的要求;第二是考试科目中不能有生物化学,因为我生化实在是没有学好。最后选定了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传染科,选择了何碧芬教授,因为那时彭教授还是中山医科大学的校长,担心竞争太激烈,不敢报他。如自己所料,考试发挥得非常好,总分在全科60多名考生中第一;复试也很顺利,我那时把三院传染科编写的专著几乎都背得滚瓜烂熟了,自信没有题目能难得住。彭教授因为出国没有参加面试,后来他回来便把我调到了他的名下。许多年以后,我们在纽约开中山医美东校友会时,还与何教授笑谈起此事。

    跟彭教授当学生五年(硕博连读),对我的思维和行为都有很大影响。他非常关心学生,但又很信任和放手,鼓励学生培养独立思考和分析判断的能力。记得刚入学参加完开学典礼后,就被他的秘书通知去校长办公室谈话,他除了表扬我考试得很好,便是要求我加强英文学习、大量阅读文献,并尽早思考课题。我都很认真地按他的要求做了,把当时图书馆有的相关领域的中外文杂志和专著基本都读遍了,并且每期新到的刊物也及时阅读。当然,那时的文献也远没有现在这么多,许多的外文杂志都是没有版权的影印版,所以当时的图书馆是不让外宾参观的。应该也是笨鸟先飞的原因吧,我提出了几个课题思路,在彭教授的指导下(后来也得到谢彦博教授的指导),最终选定了一个并申报了87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并顺利中标(虽然经费只有2.2万元),很是高兴了一阵。这一段经历让我总觉得研究生就应该多些自主性,所以后来我带研究生时,也是导师给方向、但要求学生先提出课题思路,基本选定后再做开题报告。我认为这其实也是培养研究生的一个必要步骤。

    除了科研课题,我们还有临床训练和教学培训。记得每次病例讨论时,他都是让我们学生先充分发表观点,最后他才总结,并对我们的观点予以评论,从中我们学习到许多的临床思维的逻辑性和严谨性,获益良多。教学工作中最有挑战性的是去给全英班本科生讲课。当年正是在彭教授的倡导下,中山医首开本科全英语教学班,极大促进了国外先进知识和技术在中国的传播。博士研究生讲课是要在充足准备的前提下,在科内试讲通过后,才能正式走上讲台的。而且事前还要多次去旁听其他教授的讲课,感受讲课的氛围和基本风格。现在记不得我讲了什么内容,但作为一个没有出国学习过的研究生,能给中山医全英班讲课仍然是记忆中难以磨灭的经历。

    彭教授对学生的悉心指导,除了对业务工作的高要求之外,还体现在生活方面的关心。那时他家住在解放路的一个独立院子,可以说是我们神往的地方。课题方面的问题往那里跑(他白天太忙,基本都是晚上去),节假日也常与同学们去欢聚,彭教授一高兴便会弹起他最拿手的钢琴曲,女同学们伴唱,不怎么分老幼,很是开心。毕业找工作、出国写推荐信、爱人调动工作,凡此等等,都得到彭教授不厌其烦的帮助,永远都不可能忘记。

    在彭教授八十大寿在花园酒店庆祝会时,他就已经显现出一定程度的思维迟钝,我们也不能象以前那样请他出来参加活动和吃饭了,但每年大年初二是一定要去给他和师母拜年的,从来没有间断过(有时会推迟一两天)。今年是个例外,因为刚到北京医院工作,春节要值班没有能回广州,与师母电话拜年时师母就告知彭教授身体的变化,没想到过些天,他就永远地离开我们了,留下无限的遗憾。

    在彭教授面前,我感觉永远都是需要努力进步的学生,他给我树立了一个做人做事做学者的崇高榜样。这个榜样会永远矗立在我的心中。愿彭教授在天之灵安好!

彭教授的学生 曾益新

2016年3月9号  于北京


上一篇: 中山医科大学北京校友会哀悼... 下一篇: 中山医64届校友阮瑞年悼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