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登录|内部网OA登录 |岭南医院|粤东医院 |English Version
中山三院
您现在的位置:科室首页 > 各界追悼 > 内容正文

再见,老校长!

来源: 点击数:311 次 发布时间:2016/03/02 字号:放大 缩小 分享到

       第一次“见到”彭文伟教授是在新生入学时。那时候我们的入校必修课就是参观校史馆(现:中山大学医学博物馆)。彭先生是『我校著名医学家』照片墙上最儒雅的一位,所以印象深刻。


彭文伟教授


       再次“见到”彭文伟教授是在图书馆。那时候我很好奇“丙型肝炎”这个概念如何演变[注一],特意把统编传染病学教科书各个版本找了个遍。当我把书码放在一起时,惊讶地发现从第二版开始『彭文伟』这个名字就一直出现在“主编”一栏[注二]。

       医学跟其他行业不同,能成为统编教科书的主编需要非常高的学术地位,能长期担任主编的学者并不多见。
       彭文伟教授是优秀的传染病学家,他是少数较早(1970)开始检测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的学者[注三],并对『慢性肝炎-肝硬化-肝癌三部曲』概念的形成有重要贡献(1980)。他在世界卫生组织担任过传染病学顾问,在伦敦大学和南伊利诺伊州大学担任过客座教授。
       真正见到彭文伟教授是在大三的一次学生活动,我们要去拜访我校健在的著名医学家。彭文伟夫妇是当仁不让的一对----彭教授是传染病学家,其夫人侯慧存教授是生理学家。
       当时老校长因病卧床休息,我们主要听侯慧存教授讲述往事:
       1925年彭教授出生在中山市沙溪镇圣狮村,他是华南地区现代细菌学开拓者彭利先生的独生子。
       抗战爆发后彭教授到香港避难,后因香港沦陷辗转前往大后方四川。幸得其同乡、孙中山先生长子孙科先生的帮助转学华西协和大学医学院(现: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成为侯慧存教授的同学。
       当时华西的医学教育非常严格,管理体系学的是牛津、剑桥,课程体系学的是哈佛,只有最优秀的毕业生才可以同时获得华西协和大学和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注四]。
       毕业时正值解放前夕,两人毅然放弃赴美,随后服从国家安排到广州博济医院(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自此开始见证我校从私立岭南大学医学院(1936-1953)、华南医学院(1953-1956)、广州医学院(1956-1957)、中山医学院(1957-1985)、中山医科大学(1985-2001)到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2001-今)的变化历程[注五]。
       其中,中山医学院升级为中山医科大学,并获邓小平先生亲题校名就发生在彭文伟教授担任校长期间(1984-1990)。
       彭文伟教授执掌我校期间,敏锐地意识到英语的重要性,他克服了当时的困难(懂英语的人不多)和阻力(改革开放没多久),创办『全英班』[注六],恢复了中山医的英语/双语教学传统。如今我敢吹“读书只读英文版”的牛逼,全仰赖老校长的恩泽。

       2016年2月29日下午5时许,老校长在我校附属第三医院平静地离开,感恩含泪写下上述文字。
       注一:丙型肝炎是1989年才确定病原体的疾病。
       注二:我在中山医读书时《传染病学》才到第五版←暴露年龄了。
       注三: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HBsAg)是那个年代的热点,1976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就是奖励HBsAg的发现者Baruch Blumberg教授。
       注四:那个年代中国的著名医学院都有教会背景,学校的办学水平接近当时的世界先进水平(←出乎意料吧?),但是由于学校的牌子不够响(←当年的中国哪有现在的影响力?),为了让他们培养的毕业生具备国际竞争力,常常会给优秀毕业生同步授予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学位。
大家熟悉的林巧稚先生,就是在北京协和医院毕业后同时获得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注五:中山医科大学的前身除了私立岭南大学医学院之外,还有国立中山大学医学院、公立广东光华医学院,这便是校歌中“三校荟萃”的由来。
       注六:现为中山大学七年制、八年制医学教育。

       致谢:部分图文资料来自中山大学校报、医学博物馆、校友会,以及中山市档案局、地方志办公室的慷慨帮助,特此致谢!


编者注:经作者同意,此文转载于网友杏林小草的微信。



上一篇: 中山医科大学广西校友会哀悼... 下一篇: 中山医科大学美東校友會哀祭...

>